请输入关键字
Menu
400-969-0008
个人入口 我要入园

厉害了!《经济观察报》两会特刊,报道中电邯郸科技园

2019-04-02

前言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上宣布,要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税率降至13%,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大减税甘霖落地,这是一次向实体经济的实质性让利,使更多企业能轻装上阵。为此《经济观察报》两会特刊·〖民富〗专题,分别采访了邯郸市政协副主席、冀南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白钢,中电邯郸科技园内企业河北金弘宇环保设备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宋桂林和中电系统园区开发事业部总经理胡超,分享他们的感受、期待与信心。

下面请看报道原文。

减税降费不如放宽融资?一家小型制造企业的焦虑

春节之后,邯郸市政协副主席、冀南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白钢所在的区政府正在通过分割产权、对接银行等办法,协助区内的中小微制造企业,解决资金的难题。

对于河北金弘宇环保设备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宋桂林来说,融资依然是当前最紧要的命题,没有资金,也就阻断了企业向上发展的机会。他希望未来,部分优质的中小企业能够从银行机构获得更多的信贷支持。而甄选这样的优质企业,对于金融机构来说,并不是一件无法企及的事情。

像千千万万个渴望进步的中国中小企业一样,宋桂林也希望,他所在的行业,在未来能够拥有一个更加公平、有序的竞争环境,不过,他觉得,这牵扯到经济体制改革、法制、知识产权保护等一系列问题,不是一日之功可以蹴就的。

宋桂林公司所在的中电·邯郸科技园由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二级公司中国电子系统技术有限公司建设并运营。中国电子系统技术有限公司园区开发事业部总经理胡超认为,转型升级已经成为了中国中小制造企业的当务之急,但它们也面临着包括资金问题在内的重重困难。在此过程中,政府可以做一些事情,辅助企业顺利度过这个颇为艰难的阶段。


宋桂林北上

2019年3月7日,白钢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已经晚上十点。这一天白天,他带领冀南新区50多家企业法人,前往邯郸下属6县的13家企业参观学习,这是冀南新区第一次组织这么大规模的企业交流活动。宋桂林也在其中。

宋桂林的公司位于中电·邯郸科技园内,这是一家以装备制造类企业为主的产业园。一天的行程下来,中小企业主们对于学习、交流的渴求,让做了多年经济工作的白钢还是感到吃惊。

伴随着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地处四省交界的邯郸冀南新区应势而起。大量企业不断外迁,这里像是一处港湾,等待着南下的企业在这里二次落地生根。

也不乏“北上”的企业。2018年3月,原处江苏省靖江市的金弘宇环保设备科技有限公司正式落户邯郸。宋桂林的公司主要从事生产工业领域专用泵阀,客户集中在华北地区。

对地理位置,招商条件和营商环境等综合因素的考虑,让宋桂林选择了这里。

主抓冀南新区经济工作的白钢也明白这个道理:政府能够提供什么东西,企业会在心里算一本账。当地的地理位置、基础设施配套能力,产业集中地、提供的政策服务,以及地方政府的诚信度,都在企业的考量范围内。“例如,企业用地问题的协调解决,基础设施能否按期到位等,但凡承诺过的事情,我们都做到了。”白钢告诉经济观察报。

2018年开始,包括减税降费、简化审批、融资支持等在内,中央层面扶持制造业以及中小企业的措施不断推出,地方政府在执行层面随之快速推进,宋桂林也感受到了这样的变化。进入2019年,这样的支持力度变得更大更全面。

白钢总结了他所接触的企业对政府职能的主要诉求:行政审批流程的简化;政府性涉企收费的规范及相关税费的减免;基础要素的保障,特别是土地、资金以及水、电、气、暖、讯等基础配套要素的保障;以及扶持政策的落实——这多数集中在产业扶持政策、降本增效政策的落实方面。

这其中,最让宋桂林感觉到紧要的还是融资问题。宋桂林告诉经济观察报,做了这些年企业,他几乎没有与银行打过交道。这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现行的担保连带责任制度、效率问题等等,都让他无法寄望于银行。他希望,这样的状况能够得到改变。在他看来,部分优质的中小企业,应当获得更多来自国家金融机构的信贷支持。

几天之前,《政府工作报告》出炉。宋桂林注意到,今年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将要增长30%以上。

胡超的观察

与房地产业的结合,让这些年的产业园区数量大为增加,以产业园为载体的地方招商竞争也愈加激烈。不过,在中国电子系统技术有限公司园区开发事业部总经理胡超看来,由央企承建并负责搭建服务平台的产业园,在服务企业的初衷,以及对接政府和企业的功能上,显得更加纯粹一些。

中电·邯郸科技园正是中国电子系统技术有限公司建设并运营的数家产业园之一,产业园运营平台的身份,让胡超可以抽离出来做一个旁观者。胡超认为,尽管同样都是产业园,地方政府的服务水平和能力依然参差不齐。“有的地方会更加开放、务实。开放的意思是,向政府提出的意见和想法,能够得到后者的支持,政府愿意接受很多种形式的合作,而不是怀疑和反对。所谓务实,就是政府的执行力较好,企业的想法能得到落地。有些地方,承诺的事情却未必兑现。”胡超说,“这和当地的领导有关,也和当地的财政状况直接相关,一般来说,财力越好的政府,服务能力也会更强一些。”

在胡超看来,一个摆在眼前的现实是,从传统招商引资的角度看,相较于龙头企业,传统的中小制造企业,较难形成产业聚集效应,加之小企业的经营状况常常不尽人意,其亩均税收要较大型企业低很多。

转型,转型

宋桂林希望未来做出更好的泵阀产品。他计划待公司规模进一步扩大之后,能在科研院所找到研发的合作。

胡超感觉到,中小制造类企业对于转型升级的渴望是多么地强烈。放在从前,经济处于快速上升时期,企业活得相对轻松,但现在,伴随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以及生产和生活资料消费的全面升级,做不出更好的产品,会被市场无情地淘汰。“中小制造业很困难。大量中小企业有时会陷入一种悖论:不升级会慢慢死,升了会死得更快。原因在于,升级意味着大量的资金压在了里面,流动资金就没了,这是很现实的问题。”胡超分析说。

胡超认为,科研成果的转化实际更多的不是发生在央企、地方国企,而是在民间。胡超发现,园区里有一定数量的企业,尽管愿意跟学术机构开展合作,但这件事操作起来却变得困难:学校的科研成果要转出来,这个过程并不顺畅。

在胡超看来,政府可以为处于竞争劣势的中小企业做一些事情,帮助它们顺利完成转型的工作。

提供资金和市场,都是帮助转型的题中之义。“中小企业要升级设备,要投入研发,这些无不需要资金。”胡超说,“ 各级政府也可以寻求扩大与中小型民营企业合作的机制。 ”

希望

邯郸市在尝试对中小制造企业给予更多的支持方式。

十多天之前,白钢所在的邯郸市冀南新区制订出台了一套工业企业产权分割登记办法,对以出让方式取得的国有建设工业用地和地上自建建筑物、标准化厂房物权按幢、层为不动产单元进行分割登记。

白钢告诉经济观察报,这样做之后,能够降低全产业链的总体成本,同时工业用地项目企业可通过办理产权抵押,提高贷款的灵活性。“有些我们认为很好的项目,银行不敢支持,或者说在政策上还存在一些瓶颈。因此,这是国家层面要研究的工作。现在我们也看到,国家对实体经济打出了综合拳,来支持这些制造类企业,但政策真正落地到这些中小企业身上,可能还有个过程。”白钢说。

2019年3月初,胡超从德国考察回来。中小企业的产品和技术能力,给胡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事实上,在德国乃至日本,中小企业占了绝大多数,它们的制造业主要竞争力都来自于中小企业,而不是大企业。”胡超告诉经济观察报。

胡超在思考,为何在德国以及日本这样的国家,中小企业可以变得强大。“我们的整个社会机制,应该要注意扶持中小企业。中小企业的创新性很强,它们的天性中对市场的反应更加灵敏。一国制造业中,中小企业应该发挥出这种优势来。”胡超说。

他在国内已经看到了这样的案例:比如,华为公司就拥有一批优秀的中小企业供应商,它们能够提供优质的零配件产品,是所在领域的隐形冠军。

胡超觉得,没有谁是天生的“差生”,中国的中小企业也不是。他希望,它们在未来会变得更好。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紫宸


作为国内三大经济媒体之一,《经济观察报》一直致力于推进中国与世界的融合,为中国社会主流阶层提供更丰富的信息服务与前瞻的思想见识。《经济观察报》是中国新生的学术、商业和舆论领袖交流与对话的平台,旨在共同探讨世界的改变与中国的未来。